盒子J

1.对不起组织,我爬墙了,爬墙了
2.实在忍不了以前的黑历史就删了几篇。近期这边可能更新缓慢,学业忙+闭关深造(wait
3.文笔没有要命一条。上一条深造大概卵用没有
4.坑就让它安安静静地坑掉吧,具体解释见第一条
墙头月歌/TOZ/我英/灵能/re0(大概
博爱通吃基本无雷

【唐凌】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几个月前鸡血的产物,放上来除除草

*警察paro,短篇已完结

0.
阳光灿烂的午后,空荡荡的大厅,刺目的安全线,嚣张闪烁的警灯。
明明前一刻钟还是人满为患的场所。
凌野站在安全线内侧,费力地与同事们维护秩序,然而不断地有人推搡着争先恐后地从安全出口涌出来,其中有几人的胳膊肘还狠狠地扫到了凌野,他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侧身让他们通过。
有人伸手拢在嘴边喊话,内容无非是不要惊慌有序离开现场云云,然而这只是徒劳的举措,惊慌的群众只顾着逃命,哪有功夫理那位警员?
凌野踮了踮脚,在人群中寻找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是和他同时接到指令赶到现场的,却在一刻钟前被上司带走了,他想起那个人临走前不忘冲他扬起一个欠揍的笑容...

【太中】A kiss with teeth

*吸血鬼宰x伪血猎中也
*几乎都是私设,有bug望谅

中原中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此刻他站在一座废弃的古堡前,古堡的外墙已经斑驳不堪,爬满了各种怪异的植物,而从外墙的斑驳程度来看,显然,若他不是梦游到了某座被时间遗忘了几个世纪的城堡中,就是误入了什么二流恐怖片的拍摄现场。
但钻入鼻腔的浓烈的马鞭草气息告诉他他没有做梦,而只要过了今晚——马鞭草的气息蛊惑着他——那个该死的吸血鬼就将从世界上消失了。
他有些激动地裹紧了大衣,虽然属于夜晚的寒冷的风依旧固执地往他领子里钻。中原习惯性地抬起手想看看腕表,但他似乎忘了上一块腕表早已在与吸血鬼的缠斗中丢失,只能大致从四周的景致判断出目前应是午夜,是人类最...

【太中】认知者

*文中错别字、拼音、语法错误均为认知能力丧失的表现

*灵感源于迈克·雷斯迪克《不弃》


你能想象吗?这个认知能力仅仅相当于三岁小孩的家伙,他不记得自己的姓名身世,也不记得你的样貌,甚至会忘记自己曾经是个可怕的黑手党干部,可他唯一记得的,就是你的名字。


8月24日  天气晴

这是最糟糕的一个夏天。

我叫中原中也,现在的我不得不开始记下一些蠢句子。护士小姐还建议我将自己的名字用加粗的马克笔记在扉页,并信誓旦旦向我保证我总有一天会忘了它。我当然不会相信她的鬼话,若我照做,她总有一天会手把手教我在儿童画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可我...

【太中】Twelve months

*给合志《非自然死亡》的g文


0.

中原中也做了个怪异的梦。

请别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做梦的。梦里他摇摇晃晃地走在雪地里,四周都是明晃晃的白色,这白色刺得他眼睛生疼,几乎睁不开眼。

细碎的雪片在风中胡乱地飞舞,天空是铅灰色的,很容易联想起缀满碎钻的天鹅绒毯子。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想象中雪片卷进围巾的冰凉触感却并没有袭来。

恍惚中,他觉得有什么人正在朝他走来,那人一路踏着雪片的尸体,嘎吱嘎吱地,朝他走来。

中也拼命睁开眼,但那些雪片疯了般从雪地里卷起来遮挡住他的视线。

他看不清那人的脸。


1.

他醒过来了。

隔着薄薄的床垫,中也感到腰背一...

【太中】请你装作不知道


*学园paro+双向暗恋……?
*深思我在写什么烂玩意儿

正处于思春期的少年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生活简直就是一部精彩绝伦的少女漫画。
从两年前开始,他就发现自己对自己的竹马抱有朋友以上的感情,朦胧的、缥缈得连他也不太敢确定那是什么。至少他绝不承认那是一种名为“爱慕”的感情。
开玩笑吧,谁会喜欢那个轻浮又吊儿郎当、整天拿他的身高来洗刷他的性格恶劣的青鲭啊?
关于他的竹马太宰治,用中也的话来讲,那是个顽劣、轻浮、傻气又让人无可奈何的家伙。虽然在老师面前能做到品学兼优,可这家伙总是到处沾花惹草,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他成天想着自杀。
太宰与中也本就是邻居,两家的感情一直十分和谐。但他们两个自小...

【太中】误服迷情剂以后……?

*HP paro,S院太宰xG院中也

*尝试着用了翻译腔(?


2.14这天对中原中也来说是个噩梦。

究其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中也身为单身在那一天遭受了暴击,而是因为他误食了滴加迷情剂的早餐。

这当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对方是太宰治。


中也皱着眉将早餐面包上的粉色心形纸片拂去,拿起涂满果酱的面包一口一口机械地吞咽。老实说,他有点如坐针毡。

这种不安的感觉不是来源于身边缭绕的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息,也不是因为坏掉的天花板开始零零星星地飘下一些粉色心形纸片落在了腌鲱鱼上。他只是觉得有一道目光一直黏着他,无论是他心烦意乱地将果酱涂抹在面包上还是做些别的动作,他觉得始终有人望着他,还是不怀好意的那种。...

【太中】天文塔

*是这次的60分HP paro,这边也偷偷地放一下

*S院太宰xG院中也


笃。笃笃。

有什么东西在重重地撞击玻璃窗,发出响亮的噪音。睡梦中的中也不耐烦地翻了个身,他还不想睁开眼。前一天晚上和室友玩游戏直到半夜才入睡,他想尽可能多睡一会。

笃笃笃笃。笃笃。

始作俑者是不会在意中也究竟有没有睡饱这样的问题的,它不满地撞击窗户发出更大的噪音,一副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架势。中也被这噪音逼急了,忍无可忍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头顶深红色的幔帐,他深吸一口气,抑制住深深的倦怠感一把撩开了它。

窗户外有一只灰白色的猫头鹰,正扑棱着翅膀往玻璃上撞,腿上绑着一小卷羊皮纸,它显然正急着把这张小纸条交给中也。

当看到这只...

【太中】舞会,枪械与其他

*222粉点文,梗自@白玉为何物

*非原作向,枪战部分为脑补bug较多


大提琴奏出的悠扬旋律。细细碎碎的灯

光。舞池里的男男女女。蓬蓬的裙摆相互碰撞。高脚杯里色泽鲜艳的液体。暧昧的气体分子在空气里扩散。

这简直就是一场萎靡又奢华的上流舞会。

中原中也坐在舞池边的休息区,有些烦躁地掏出怀表来看了又看。八点一刻,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而上头分配给他的搭档却还没有现身。

这次的任务是混进一个上流舞会,开枪警示人群后趁乱杀死某个目标。

记得给他分配任务的小姑娘抓着他满怀憧憬地说这次的搭档实力如何强大相貌如何英俊,一脸小姑娘梦见了白马王子的痴情表情。当他问如何才能确认对方...

【奈因】FUGITIVE



*给战友友玖一迟了快一年的生贺……已经快不好意思发出来啦……

*算是半个scp paro的故事,但是情节和基金会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简单来说就是个我捡到你你离开我你回来找我最后我们私奔的故事(x


他浑浑噩噩地站在公寓门口,有些体力不支地将全部重量都压在门上。他的状态看起来很糟糕,单薄的白色便衣已经划了好几道口子,伤口还在滴滴答答地往外滴血,在门前的地板上画出一个个不规则的小圆点。但他并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只觉得浑身无力,从基金会那儿逃出来几乎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在祈祷公寓的主人快些来开门,为此他不惜用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撞击门板。如果,如果这个公寓的主人不在家,或者搬离这里的话,他所做的一...

222粉点文……?占tag歉

老实说,点文这种东西我其实很虚……由于能力不足和懒癌等缘故,前几次的点文都拖着没写……非常抱歉(土下座
这次也厚着脸皮来啦,最近没梗所以没什么产出,点文求提供梗求提供梗求提供梗qwq虽然觉得并没有什么人……
cp限定奈因/太中
爬墙什么的最近不敢了……

1 / 6

© 盒子J | Powered by LOFTER